昨日中午,喂母親喝完粥,楊秀趴在病床前,再次向母親懺悔。南都記者 梁清 攝">
  昨日中午,喂母親喝完粥,楊秀趴在病床前,再次向母親懺悔。南都記者 梁清 攝
  南都訊 今年1月18日晚6點,來自雲南的打工者楊秀(化名)在東莞厚街一間出租屋用菜刀將常年癱瘓在床的母親砍傷,後用剃鬚刀自殺,所幸兩人僅受輕傷。4月3日,東莞市檢察院因為受害者只受輕傷、犯罪中止、自首等,加上考慮到他一個人在東莞無依無嗄甓雷哉展頌被鏡哪蓋祝雲渥齔霾黃鶿嘰懟�
  重獲自由後,每天,楊秀都到東莞厚街醫院陪媽媽。據瞭解,社會熱心人士給母子倆的捐款已超過萬元。還有很多企業願給楊秀工作機會,但他總說想回老家。
  楊秀總說想回老家
  10點,楊秀掐滅了黃果樹牌香煙,爬上車。
  他要去厚街醫院看媽媽。他理了發,還颳了鬍子,不停地給媽媽喂瘦肉粥和果汁飲料,按摩手臂和肩膀。昨天,有兩撥社會熱心人士來看望這對母子,帶來了一些水果、衣物、鮮花和捐款。楊秀低頭道謝。
  楊秀住在他原來打工工地的工頭任建華家中。心理咨詢專家說,要有人陪著楊秀,聊天開導。所以,任建華就把他帶在身邊,給吃給住給工資,帶著他到工地上轉轉,一來散心,二來也有人陪著說說話。
  來看望他們母子的某鞋廠的韓老闆說,他可以去朋友的工廠,隨便做點什麼,工作時間自由安排,方便照顧母親,工資和其他員工一樣。
  厚街公安分局法制科蔣科長說,還有幾家企業也願意給楊秀提供工作機會。據稱,他們也正在為楊秀申請司法救助基金。
  楊秀喜歡自言自語
  昨天下午,東莞天悅社工服務社心理咨詢專家何歡老師跟楊秀進行了幾次溝通疏導。“他的性格使得他不善於溝通,長時間無法表達自己。他可能存在一些幻覺,在與內在的自己對話。”何老師說,楊秀一再強調回老家,有可能是他內心不自覺的一種逃避。
  “他突然遇到這麼多事,這麼多陌生人過問,潛意識里他想躲起來,逃避目前複雜的局面。”何老師希望社會各界對楊秀母子關愛要把握好度,他不善於溝通,別過多地給楊秀心理施壓,“否則他真有可能精神分裂。”
  此外,東莞理工學院副教授韓中節表示,“不管現在還是以後,他總要回老家,到時如果家鄉人背後對他指指點點,會給他帶來新的刺激。”因此,對楊秀的幫扶不能與其老家斷裂,東莞社會各界應通過各種途徑,讓楊秀家鄉各界也能瞭解到“楊秀案”的來龍去脈。
  採寫:南都記者 韓成良 整合:陳實
  東莞地區讀者詳見AⅡ疊讀本  (原標題:警方正為“弒母孝子”申請司法救助基金)
創作者介紹

dx18dxhib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